科技向善:中国互联网产业20年

佚名 2022-08-14 01:12

共享交通,使旅行更方便;一键订购,远程一站式购物不太容易;准确推送新闻,不再担心信息遗漏;移动支付绿色方便,无现金社会;大数据技术,赋能产业提质增效……方兴未艾的“互联网 ”对高效生产和美好生活的祝福,其天使的一面。

搭便车安全事故、缺乏个人信息保护、大数据杀戮、共享旅游押金难以退还、部分网上购物平台销售假冒伪劣、预付消费惊喜“套路贷”、移动支付安全漏洞、销售广告诚信问题长期治愈、健康等网络谣言,未成年人沉迷于网络游戏,视力下降……许多互联网应用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影响社会伦理,侵蚀安全底线,这是魔鬼的一面。

1998年,这是一个意义不同的年份。

1998年,这是一个意义不同的年份。今年,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开始了。虽然中间有跌宕起伏,但毕竟一切都在蓬勃发展。20年后,它长成了参天大树,有的甚至成了独角兽和巨无霸。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在某种意义上,过去的2018年也成了分水岭。国内外互联网企业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相关问题:用户隐私泄露、数字差距、网络成瘾、信息过载、注意力碎片化、头部效应导致的平台垄断、各种矛盾和冲突,“技术止于不作恶“观念越来越落后。当新一轮技术变革加速并可能进一步放大风险时,人们不禁要问:人类有能力和智慧来控制这一轮技术变革吗?除了保持足够的警惕和自省,技术从业者还需要相信吗?全社会应该在哪里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监管机构、互联网平台、用户甚至产品本身都能做什么?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这些焦点问题需要在公共场所进行讨论、审视和结晶。日前主题为“Relaunch 刷新”第二届科技向善年度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行业和学术界的嘉宾与线上和线下的互联网用户聚焦“什么是科技向善?”探讨,力求为“弱冠之年”互联网行业开始提供可能的攻击路线图。

什么是科技向善?

综上所述,科技要兼具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以真善美为目的,缓解数字社会的痛苦,为复杂社会提供更好的系统解决方案。

因为相信,所以看。“要相信科技向善,也要相信整个社会都有能力引领互联网走向更好的发展道路。”腾讯高级副总裁郭凯天认为,任何科技发展都与人民的心有关,人们对善良的坚持和社会对真理、善、美的尊重都将促进科技,帮助社会更加光明、自由和强大。

思想决定行动,思想引导实践。“互联网从业者在运用技术和商业思维制造产品时,应树立科技向善的理念,共同利用技术造福人类和全社会。”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说。

何以需要科技向善?

任何想法的成长都离不开时代的背景板。回顾过去20年,互联网作为新技术和自由平等精神的代表诞生了。它以非凡的速度、广度和深度介入了世界一半以上人口的日常生活,并将中国社会带入“数字社会”。与传统社会有其他新社会,必然会带来新的认知恐惧和新的治理挑战,构成“科技成为共识价值的理性“最大基本面。

“数字化是互联网发展20年来给中国带来的最大变化。”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邱泽奇指出,这种数字化体现在,互联网形态从以机构互联网为主发展到社会互联网和全面互联网,主导形式也从平台主导进阶到共建、共治和共享。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主要是一个“技术事件”进化更多的是一个“社会转型”,因此,中国社会从家庭社会向个人社会转变,从家乡家庭社会升级为数字平台社会。

认知恐慌应运而生。“回顾过去的一百年,我们会发现每一次技术变革都会导致新的人与信息互动,甚至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变化。在这个巨大的变化过程中,总会有一些问题,比如人们担心娱乐的死亡,PC在互联网时代,人们突然面临着对过载的巨大信息担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许多服务可以在手机上获得,这引对手机过度依赖的恐慌。“分析道。

治理挑战随之而来。“中国向数字化和平台社会的转型必然带来新的社会治理挑战。其中一个突出的问题是,随着一切的高度互联和网络化,以及社会行动和实践之间的数字关系,社会的脆弱性是前所未有的,因为任何数字关系的断裂都可能产生出现效应。“邱泽奇说。

如何促进科技进步?

——刷新认知,达成共识,重建规则,协同治理。

“我们要刷新对社会运作、社会秩序和社会治理的认识,顺应中国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和平台化,尽快实现社会规则从精英共识到公众共识的建立,社会秩序从权威控制到多主体共同治理,社会福利的供给从依赖独角兽到生态繁荣,进而建立互信、社会福利最大化的数字社会。”邱泽奇说。

——针对痛点,做好数字经济供给侧改革工作。

在过去的20年里,互联网技术的兴起不仅带来了社会生活的变化,而且成为经济和社会中不可忽视的力量。数字经济照亮了从愿景到现实的更好的生活。

然而,并非没有发展的痛点。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虽然智能零售、智能交通、智能金融、智能教育、智能医疗等形式的数字经济的出现更有效地释放了原有消费者压抑的需求,但更大的挑战在于未来何时迎来服务消费的供给侧数字创新。“目前,医疗、教育等领域在供给方面存在诸多瓶颈,导致局部市场长期不匹配,大部分时间供给不足。因此,我们需要探索如何解决供给侧和供血不足的问题,并将互联网价值创造进入一个更核心的阶段。”腾讯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李刚说。

——走出零和博弈,使数据治理多元化、双赢。

数据是数字社会的第一资源。能否管理好海量资源,关系到能否实现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但实际困境在于:在数据生产、使用和保护方面,利益需求不同:个人一方面想充分实现网络便利,另一方面想享受隐私保护,行业从业者从技术、商业创新、平台数据开放和数据竞争的角度,国家考虑数字经济竞争力和跨境数据流安全。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三角债”难题。大量研究表明,无论是加强数据保护,还是放松保护,促进数据共享,都会对个人和整个社会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使问题更加复杂。

“没有一刀切的解决方案可以平衡积极和消极的影响,但需要结合特定的场景,更精细和科学地考虑政策。“腾讯研究院资深专家王荣建议,只有适当平衡各方因素,更加精细科学地设计政策,充分参与监管干预、技术路径、市场经济动机等因素,有效互动,才能更好地实现数据治理双赢的目标。

最好是甩开膀子,喊破嗓子。这不仅是一种高尚的呼吁,也是一种实施行动。告别“技术中立”,走向“科技向善”,未来,如何进一步接受这一价值观,成为行业标准,在产品转型方面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科学求真,技术向善,数据有度。你我已经见证了过去,都期待未来。

下一篇: 制作移动网站对企业有什么重要?
上一篇: 如何优化登陆页面,掌握这些技能是空的?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